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鲁迅真的没有“骂”过蒋介石吗?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鲁迅真的没有“骂”过蒋介石吗?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鲁迅真的没有“骂”过蒋介石吗?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鲁迅真的没有“骂”过蒋介石吗?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19-04-30 21:41:11    热度:310

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小编微信号zggjls01,欢迎转发到朋友圈!鲁迅从来不骂蒋介石?别被谣言带沟里了 犹记得在中学时代流行语文的三怕,一怕文言

 

 

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小编微信号zggjls01,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鲁迅从来不骂蒋介石?别被谣言带沟里了
 

犹记得在中学时代流行语文的“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鲁迅的名声在学生中并不是“特别好”,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鲁迅以嬉笑怒骂表情包和影视剧《楼外楼》里“抓捕周树人跟我鲁迅有什么关系”成了我们生活里的网络红人。

在我们印象中的鲁迅是一个“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战士形象,是以“骂”闻名的,但是毕竟人红是非多,近年来网络上一些自媒体为吸引流量不顾职业道德,企图凭借鲁迅的正面影响力美化蒋介石,于是出现了诸如以下这样的文章:

《鲁迅为什么从来不骂蒋介石呢?》


 

《鲁迅为什么从不骂蒋介石?鲁迅死后,蒋介石送了6个字》

《鲁迅一生批判无数,为何蒋介石没有杀他?原因很简单》

……

这些网络文章都有几个相同的特点:用大众对鲁迅“好骂人”的刻版印象激起读者好奇心;文章内容打着重评历史的幌子贩卖经不起推敲和考证的观点;几句不知出自何处的所谓“鲁迅话语”互相抄来抄去;含沙射影式的春秋笔法……于是乎,一篇篇“网络爆(yao)文(yan)”就这样被这样批量生产出来了。

其实像这样“重评历史人物”的文章被大批量生产并传播开来还是因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替历史课本上一个又一个定性的历史人物翻案不仅仅是为了吸引流量,更是为了瓦解历史唯物主义的一套历史叙事。本文无意于在这种现象背后的问题纠结再多,只是想像西西弗推大石一样,继续“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的“事业”。

//两个站不住脚的“证据”//

我们先来看看几篇网络文章里面是怎么解释“鲁迅之所以不骂蒋介石”的原因:

我认为很可能是由于鲁迅相当欣赏蒋介石。1926年鲁迅在给许广平的信中写道:“现在我最恨什么‘学者只讲学问,不问派别’这些话,假如研究造炮的学者,将不问是蒋介石,是吴佩孚,都为之造么?” 1927年,在广州教书的鲁迅在给友人的信中又写道:“如暑假前后,我们的‘介石同志’打到北京,我大概回北京去……”鲁迅亲切地称蒋介石为“介石同志”,且若是蒋介石打到北京,鲁迅书也不教了,要跟着他一同去北京,这话都隐隐有追随蒋介石之感。从这些信中,我们能体会到鲁迅对蒋介石是持赞扬态度的,且对他是予以厚望的。[1]
 

笔者查阅了《鲁迅景宋通信集〈两地书〉的原信》(湖南人民出版社)一书可以证明上述第一处引文确实存在,不过拿第一处引文作为佐证,用捕风捉影来形容是最为合适不过了,因为自始自终这封信的中心就不在于强调蒋介石的优点、进步性,鲁迅意图说明“研究系比狐狸还坏,而国民党则太老实”,反驳“只讲学问,不问派别”的观点。哪怕是“将不问是蒋介石,是吴佩孚,都为之造么”一句也不能看出鲁迅的倾向性,退一万步讲,即使鲁迅认为此时的蒋介石代表了革命那也是因为时蒋介石的政治野心并没有暴露出来,国共两党尚处于合作状态,而鲁迅又岂能未卜先知呢?

上述文段中第二处引文则是张冠李戴,天底下难道只有他“蒋介石”配叫“介石”吗?这一点很多人都没有想到。

笔者亲自查阅了《鲁迅全集11》,上述第二处引文出自《270612致章廷谦》,全信有两处提到了“介石”,分别是:

我很感谢你和介石向孑公去争,以致此公将必请我们入研究院……至于此后,则如暑假前后,咱们的‘介石同志’打到北京,我也许回北京去,但一面也想漂流漂流,可恶一通,试试我这个人究竟受得多少明枪暗箭。总而言之,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没有一定者也。

难道鲁迅真的把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的蒋介石称为“同志”吗?其实答案在此信的注释当中:介石即郑奠。

所以此“介石”非彼“介石”。那么有没有可能这是《鲁迅全集》的编辑者在为尊者讳、为长者讳呢?其实也不是,纵观全信的内容不在于讲北伐战争的“打到北京”,而是此时的鲁迅希望通过章廷谦与郑奠能与蔡元培取得沟通,使之离开中山大学。鲁迅在信中所说的“受得多少明枪暗箭”则是指与顾颉刚一行人的矛盾,这便是鲁迅要离开中山大学的原因。

此外,《270530致章廷谦》一信当中鲁迅说:“我滚出中大以后,似乎寄两信,一往道圩,一往杭,由郑介石转。”这两封信前后时间相差不大,所叙内容大致相同,可见把鲁迅信中的“介石同志”想当然地同蒋介石等同起来纯属是某些无良媒体的张冠李戴。

至于什么所谓的“鲁迅对蒋介石持赞扬态度,并给予厚望”的结论则更是博人眼球的谣言。

//蒋介石国民政府对鲁迅的迫害//

我们先来看一篇网络文章是怎么描写鲁迅和蒋介石的关系:

蒋介石对鲁迅同样也是很宽厚友善的,尽管鲁迅写了许多批判国民党的文章,某些程度上都影响了民心。但蒋介石执政期间,从未对鲁迅下手。曾有人向蒋介石举报鲁迅,说其是反对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发起人,可蒋介石竟然回答道:“这事很好。你知道教育部中,还有与他交好的老同事、老朋友没有?应该派这样的人,去找他,告诉他,我知道了这事,很高兴。我素来很敬仰他,还想和他会会面。只要他愿意去日本住一些时候,不但可以解除通缉令,职位也当然保留;而且如果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办到。”[2]

姑且不论此文中蒋介石是否说过这几句话,但我们知道古人的智慧告诉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历史上、现实中那些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人不是不存在,而蒋介石在鲁迅身上就是这么个形象。

作为文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作品能得到传播,而封禁文学作品是对文人最大的打击。在蒋介石统治下,鲁迅诸多作品均被删减或封禁,例如:

1934年1 月26日,上海市教育局发布命令对《二心集》展开查禁;

1934年2月,国民党宣传部发出命令查禁了149 种文艺书籍,其中包括鲁迅的四本杂文集,包括《而已集》《三闲集》《伪自由书》以及《二心集》;

1934年5月国民党上海特别市执行委员会查禁了鲁迅杂文《南腔北调集》,接着12月份图审会再次被禁;

1935 年2月国民党图审会查禁鲁迅《准风月谈》……

哪怕是到了解放战争后期,鲁迅的作品依然存在不同程度的封禁,例如《拾零集》[3]第七版于1949年2月被杭州市政府查禁。至于对文章的删减更是鲁迅的家常便饭,鲁迅就曾感叹道:“日本的刊物,也有禁忌,但被删之处,是留着空白,或加虚线,使读者能够知道的。中国的检查官却不许留空白,必须接起来,于是读者就看不见检查删削的痕迹,一切含胡和恍忽之点,都归在作者身上了。”(《准风月谈 前记》)。

固然蒋介石没有对鲁迅像李公朴、闻一多、左联五烈士那样下毒手,但就此推定“蒋介石对鲁迅同样也是宽容友善的”只能说明原作者在政治上显得十分幼稚。倘若蒋介石真的对鲁迅很宽容友善,鲁迅又何必害怕因柔石身上藏有他写的字条而担惊受怕呢?这不正从反面说明了蒋介石对鲁迅不宽容吗?

//鲁迅对蒋介石的评价//

鲁迅生前没有公开批评蒋介石这是事实,笔者不敢也不能否认,不过据笔者所查阅到的资料而言,鲁迅对蒋介石是存在着厌恶、反对的态度的,这主要是反映在鲁迅同一些人的私下谈话里,例如:

没有什么。看情形,他们( 指国民党)目前似乎还不想下手,他们的吵吵嚷嚷,目的是想吓得我不敢说,不敢动;真正危险倒在他们不声不响的时候——蒋介石这个东西就是个流氓。

——邹鲁风《党最亲密的战友》,文刊1956年20期《中国青年》

我们中国也出了一个他们(指法西斯主义/笔者)的好兄弟,就是蒋介石。这三兄弟都是杀人的能手。

——钱俊瑞《回忆鲁迅二三事》,文刊1981年9月19日《人民日报》

蒋介石一手发动的四一二反革命事件对于鲁迅而言,使他“被雪吓得目瞪口呆”,鲁迅怎么可能会对他抱有好感呢?所以鲁迅在生前就已经给出了结论,认为“蒋介石已经不能领导中国革命”,“惟新兴的无产者才有未来”。[4]

//误打误撞的批评//

1935年2月9日,鲁迅在致萧军、萧红的一封信中说:

你记得去年各报上登过一篇《敌乎 ,友乎?》的文章吗?做的是徐树铮的儿子,现代阔人的代言人,他竟连日本是友是敌都怀疑起来了,怀疑的结果,才决定是‘友’。将来恐怕还会有一篇‘友乎,主乎?’要登出来。今年就要将‘一二八’‘九一八’的纪念取消,报上登载的减少学校假期,就是这件事,不过他们说话改头换面使大家不觉得。‘友’之敌,就是自己之敌,要代‘友’讨伐的。所以我看此后的中国报,将不准对日本说一句什么话。

据《鲁迅全集》注释,这篇文章的全称是《敌乎,友乎?中日关系的检讨》,徐道邻作。这“徐道邻”是何许人也呢?其实就是蒋介石。

这篇《敌乎,友乎? 中日关系的检讨》刊登在《先总统蒋公全集》第三卷“书告类”第3133-3146页。在文章前面有蒋介石本人的说明:“民国二十三年(即1934年)秋,中、日局势更趋危急,正进入最后关头,极想设法打开僵局,乃在病榻分章口述,而嘱布雷同志笔录其详,以此为中、日两国朝野做最后之忠告,期其警觉,克免同归于尽之浩动。惟以当时政治关系,不便以布雷名义出之,乃托徐道邻君印行。近阅是篇,抚今思昔,不禁感慨万千!特付重刊,以备自反,或仍有助于将来东亚民族之前途乎!中正。三十九年九月。”

这两处引文一是能看出鲁迅对抗日持以积极态度,而蒋介石则是彻底的“和平主义”

鲁迅与蒋介石是两个不同立场的人,哪怕鲁迅生前没有公开批评蒋介石的文字,那也只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而鲁迅加入我党所领导的左翼作家联盟实际上就象征着鲁迅拒绝蒋介石的道路。面对历史我们要保持永远的怀疑主义,但是这种怀疑主义是要建立科学、理性的分析之上,只能“大胆地假设”而不能“小心地求证”就只能让人们与历史真相越走越远。

注:

[1][2]《鲁迅骂过无数人,却从未批评过蒋介石,其实原因并非欣赏这么简单》

[3]《二心集》被查禁后,鲁迅删减大量文章,将剩下的16篇文章编为《拾零集》,然而1934年3月20日依然被上海国民党党部查禁。

[4]申彦俊《中国的大文豪鲁迅访问记》,文刊1934年4月号朝鲜《新东西》;鲁迅 《二心集 序言》

微信群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