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拆开这书时我感觉自己特别土豪!!!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拆开这书时我感觉自己特别土豪!!!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拆开这书时我感觉自己特别土豪!!!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拆开这书时我感觉自己特别土豪!!!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19-06-17 22:48:44    热度:347

中国的历史就像一间屋子,中国的历史学家坐在屋子里头,能看清屋里的每个细节,但他的视野就只限于屋子内部,没法从更高的维度,来看清这间屋子所处的位置,而这个问题,只能由站在屋

 


 

 

中国的历史就像一间屋子,中国的历史学家坐在屋子里头,能看清屋里的每个细节,但他的视野就只限于屋子内部,没法从更高的维度,来看清这间屋子所处的位置,而这个问题,只能由站在屋外往里看的人,也就是外国的研究者来提供答案

——复旦大学朱维铮教授

学术也是一个江湖。

江湖中难免会有一些扣人心弦的英雄故事,有一些号令武林的至尊法器。

在历史学这个江湖中,有一套书的地位超然。

你就算没听读过,也至少听过;

你至少没读完过,也至少读过其中的部分篇章;

你没法说清楚所有的作者,但闭着眼睛蒙,八成都能蒙对几个学家大佬;

江湖上许多挑战者都以它为目标,暗自角力,却鲜有人敢公然挑战它的地位

这书就是《剑桥中国史》



《剑桥中国史》来自于国际中国史学界一个颇为大胆的构想:按照历代王朝的框架,由世界上最顶尖的中国历史研究者担任各卷主编,再汇聚各个朝代各个领域的顶尖学者分头著述,吸收各国研究的精华,共同编写一套反应世界中国史研究水平和动向的集大成式的书。
 

从1966年开始,当时海外汉学界的领袖费正清(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创始人)、崔瑞德教授,召集来自十二个国家的一百多位学者,开始逐步推进这项编写计划。

△费正清

这些顶尖学者都有谁呢?戴微密、鲁唯一、艾尔曼、麦克法夸尔、刘广京、黄仁宇、魏斐德、孔飞力、柯文、郭廷以、王尔敏、芮沃寿、牟复礼……

这些作者本身均是享誉学界的名家,《剑桥中国史》像是组织了一场场的“华山论剑”,把各路高手邀请在一起进行切磋论战。


《剑桥中国史》对于编写人员身份与学术水准有严格的要求,许多学者都以能参与到这套书的撰写为荣。

因为《万历十五年》而声明鹊起的黄仁宇,当时还差点被踢出编写团队。

1979年夏天,黄仁宇正在普林斯顿参加《剑桥中国史》的撰写,由他负责明朝部分。

就在此时,他却意外接到校方的解聘通知:“但有一件事令人尴尬:我被解聘了。我们的成员来自长春藤名校、剑桥、伦敦……人人都受聘于某研究单位,只有我例外。我不是届龄退休,也不是提前领到养老金而退休,而是被纽约州纽普兹州立大学所解聘。”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剑桥中国史》撰写人员的来源,全部是顶尖名校的学者,黄仁宇能够参与到《剑桥中国史》的编写颇有些“破格”的意思,也可见费正清的知人之智。

能进入这个黄金团队的史学家自然明白意义所在,在一场全世界顶尖史学家亮相的大舞台,估计没有人愿意自曝其短、潦草应付,所有人都希望尽可能展示自己的研究精华,这套书的质量可想而知。


或许也正是由于每个学者都希望放大招,这套书竟然毫不避讳学者之间在学术观点上的差异。

这对于中国大陆的读者来说,十分震撼,一套书里怎么能有观点打架?一套书里怎么能自己故意暴露意见不统一?不是所有的书都要消除“杂音”,追求统一和谐吗?

比如,费正清等老一辈研究近代中国的专家,受到冷战思维的影响,其着眼点在于近代中国为什么失败,洋务运动为什么失败、戊戌变法为什么失败、辛亥革命为什么失败等等,费正清认为中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全方面落后。

△艾尔曼

而到了费正清的学生一辈,艾尔曼和他的同事们编写《剑桥中国清代前中期史》,就要跳开费正清的预设,把着眼点聚焦到“清朝的康熙、雍正、乾隆为什么成功”,清朝版图从清初到乾隆末年一直扩大,幅员囊括满、蒙、疆、藏,相对于明朝来说它的疆域面积大为扩展,相对于同样来自于草原的蒙古人来说,满洲显示出了娴熟而自信的国家管理能力。

从诸多历史现象中看出,中国在18世纪是世界上领先的国家之一,是18世纪时“了不起的国家”,甚至英国也要模仿中国。为什么只在横向比较中批判清朝的落后,而不去在中国王朝的纵向脉络中看到清朝的过人之处呢?

这样的例子在《剑桥中国史》中不胜枚举。

《剑桥中国史》就有这种气魄,形式上的和谐统一让位于内容上的百家争鸣,这才是顶尖学者做的事情,让不同意见能够被读者看到,尊重读者评判的权力。

这书是基础性的研究,少了一些枯燥的概念分析,少了一些高深的数学运算,少了一些冰冷的图表数字,站在中西文明的交汇处,用一种穿透力的眼光,告诉你中国古代的是是非非。


《剑桥中国史》对中国的知识分子有着特殊的意义,从20世纪90年代被中国社科出版社翻译引进中国后,一直震撼着那些对于中国的命运深切关怀的人。

 

微信群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