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尚杰 | 由中法高考题差异重思何谓启蒙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尚杰 | 由中法高考题差异重思何谓启蒙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尚杰 | 由中法高考题差异重思何谓启蒙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尚杰 | 由中法高考题差异重思何谓启蒙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19-06-22 10:05:25    热度:292

由中法高考题差异重思何谓启蒙尚杰 |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非经注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法国高考哲学考题启蒙的核心:独立的精神与自由 启蒙

 


 

由中法高考题差异重思何谓启蒙

尚杰 |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非经注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法国高考哲学考题

启蒙的核心:独立的精神与自由

 

“启蒙”(lumière)这个概念,原义就是光明。启蒙运动诞生于18世纪欧洲,它以纯粹的思想运动开始,以建立新的政治制度的成果告终。启蒙之前有文艺复兴,它们都是为了解放人性。近代以来欧洲的政治制度是建立在充分的思想自觉或思想启蒙基础上的,即政治制度之建立以哲学社会科学为基础。启蒙的政治成果是以制度服人,而不是以人服人。为了争得说话的权利,伏尔泰这样的启蒙思想家们前赴后继。

 

支撑精神自由观念的,是个人独立思考的意志与权利不容侵犯。康德是这样说的:“启蒙就是使人类从自身所遭受的幼稚状态中解放出来。所谓幼稚,就是说一个人倘若没有其他人的指导,就没有能力使用自己的理解力。这种幼稚是自虐的,因为它的原因不在于缺乏理解力,而在于如果没有别人的引导,就没有决心和勇气使用自己的理解力。要敢于成为一个智者,要有勇气使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的箴言。”在这里,康德把启蒙与个人的精神自由联系起来,他说不要依赖其他人的想法,要相信自己的理解力,要有勇气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启蒙哲学的两条线索:光明和“划过光明的黑暗”

 

康德没有想到的是,如果人类死板地把他、伏尔泰或者卢梭当成精神导师,人类历史也会出大问题的。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什么要讨论“划过光明的黑暗”?因为启蒙不仅意味着光明的正面,光明的背面也是启蒙,而且是更重要的启蒙。启蒙的光不是一个样子的。“光明”是一个比喻,一切美丽的词语都可以给它,例如:进步、为了全人类、进化、民主、社会、知识、公共、崇高、理想、主义、正确、光荣。这是一些支配了近代以来人类政治生活的大字眼,同时也是可以作为实现私利之最好的掩护标签。

 

一种本来只属于某个人的想法,即使是非常正确的想法,即使是出于天才的想法,如果强加给别人接受,强行灌入别人的头脑里,强调万众一心在精神上齐步走,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这里问题的关键,在于“正确”一词。在“正确”的旗帜下什么都可以做,可以内战乃至世界大战。这种残忍性在20世纪总爆发,给人类造成的身心灾难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世纪。康德没有想到,一个好的想法或本来是启蒙的念头,并不一定会引导人们克服精神的懒惰。结果就是,启蒙走到了自己的反面。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启蒙思想家孔多塞,他那本最有影响的著作,其名字就值得今人反省《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他要建立一门关于“社会的数学”。为什么用数学指导社会?数学中有“唯一正确”的观念,就像几何学观念一样,就像无论我们睡着还是醒着,任一三角形的3个内角之和永远等于2个直角。换句话说,为原本十分复杂的人类社会建立最简单有效而永恒的规则,就像2+3=5一样。它完全无视活生生的人之内心世界的差异性与另类性——或者叫不透明性、黑暗性。


 


 

这本书代表人类说话,书中充满了类似“一切、应该、人类、平等”等大字眼,孔多塞写道:“在自然科学中,信仰的唯一基础乃是这一观念:即驾驭着宇宙现象的普遍规律乃是必然的和不变的;然则有什么理由说,这一原则对于人类思想和道德的能力的发展,就比对于自然界的其他活动更不真确呢?”普遍规律、必然性、确定性、正确性,所有这些大字眼或者大概念只是一些强加于人的观念,它们被冠以一个共同的特征,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然个人意志对这些被视为客观真理的“观念”不起作用,那么个人的自由意志就应该被扼杀。个人意志什么都不是,其地位要低到灰尘里面去。

 

其实,以上“大字眼”的启蒙还严重忽略了这样一个躲在黑暗角落的一个貌似很小其实非常重要的问题,它发自人类的本性,即任性或自由意志的本性,即“你说得再有道理,我也不相信”的本性。人可以对类似2+3=5这样的真理熟视无睹,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它太正确了从而太枯燥——这种情形,也属于所谓“划过光明的黑暗”。

 

从学理上,或者说,在问题的层次上,“不讲理”的自由要高于“讲理”的逻辑理性,前者是一切创造性思想的发动机,后者是这台思想发动机在某一个瞬间的观念性凝固。

 

划过光明的黑暗,以上我描述了什么是光明,不要以为我否认光明,近代以来人类政治文明的积极成果是以雪的代价换来的,其中的科学结晶是制度与法律的建设。从哲学高度思考任何一种政治制度是否符合人性,或者说我们如何考察某一政治制度的合理性,不在于该政治制度是“正确”的,而在于它是否能从立法角度保证公民的精神自由。要把“正确”与“自由”区别开来。

“正确”不可以自称,就像不可以把某人偶然闪过的一个主观念头当成客观真理一样。正确与否的问题,是在精神自由的社会环境下达成社会共识的。精神自由的要害,不在于它是正确的,而在于它是人之所以被称为人的最根本标志,是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最根本标志。人根本区别于动物的地方,不是人会劳动,也不是人能制造生产工具、也不是人与人之间组成了社会而动物无社会,而在于人有精神、有自我意识、有自由意志。总之:我是一个在思想的东西。这里不说“人”,而说“我”,因为“人”不过是一个概念或观念,而“我”则是被光明的“人”所掩盖了的个体事实,因此处于光明的背面。但是,这个背面也许更真实,就像私人生活更真实,就像人背后的人更真实。

 

从以上角度,甚至可以说,“光明”是枯燥的,而“黑暗”才是精彩的;“光明”可敬但未必可爱,而“黑暗”有时甚至是不正确的念头却很可爱。因此,启蒙还要向前追溯到17世纪笛卡尔的《形而上学沉思》,他说“我思故我在”,这是通过“我”的胡思乱想确立起来的精神之阿基米德点。我是一个无底深渊,我既不是你,也不是他,更不是我们。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但“我是谁”?看来我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但这种晦暗性恰恰是人类精神生命的崇高与情趣之所在,就像我绝不要预先知道自己的命运一样,算命的精神风俗只属于精神上的怯懦与懒汉。我不知道自己才好,这样才会遭遇意外。意外有惊喜,也有焦虑不安,但这就是人啊,人真正过的生活本身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怕意外和风险、去经历对自己完全陌生的人与世界,这是一种自信。最高的道德问题与善恶无关,只与自由意志有关。

 

启蒙还要往前追溯到16世纪的蒙田那里,他说:“我的大脑就像脱缰的野马,成天有想不完的事,要比给它一件事思考时还要多想一百倍;我脑海里幻觉丛生,重重叠叠,杂乱无章。”“要使我们的心灵激动起来根本不需要什么原因,一个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就能主宰它,使它骚动不安。倘若我的头脑在建造一些空中楼阁,那么它必定为这些空中楼阁构思出种种魅力和乐趣,使我真心为它心驰神往。” 这是纯粹个人玄想的乐趣。

 

蒙田

教育:当代中国启蒙的新困境

 

丧失了“我”的社会后果令人十分担忧。以教育制度为例,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在孩子还不懂观念为何物的时候,就向孩子们强行灌输一大堆“正确的观念”,引不起孩子们的童趣,没有诱导孩子的好奇心,就好像下决心要早早遏制孩子们的自由想象力似的。与此同时,我们的孩子被培养起另外一种天下无双的能力,即背诵标准答案的能力。在与其他国家孩子的竞赛中,只要是有标准答案的知识性质的考试、考记忆力的考试、计算技术方面的考试,中国的孩子总是能拿高分。这不是在培养人,而是在训练未来的服从者和职业劳动力。我们总是我们迷信人的幸福是建立在财富基础上的而对有钱人患抑郁症感到大惑不解;我们迷信金钱能买来一切,无论是贞操还是感情。我们可以用钱去买思想,于是,即使自己缺乏思想或者在世界上缺乏文化影响力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

 

后果呢?就是精神个性的严重缺失。清末大诗人龚自珍曾感叹在他所处的时代“巷无才偷”,连坏人都坏成一个样,坏不出个性出来,坏不出创意出来。可以调侃一下:没有想象力的坏,比坏还坏。缺少自由想象力,搞阴谋诡计的水平也不会很高。

 

这里,我把法国中学会考制度与中国高考制度做个比较,比较的重点,最能反映精神素养的地方,就是“高考作文”了——中国考的是“语文”,而法国人考的其实是“哲学”。语文者,考的是一套有潜在标准答案(包括思想正确等)的知识,在性质上它是技术的、具体的、被灌输的;哲学者,考的是对经典哲学独立思考基础上的理解力,在性质上它是抽象的、没有标准答案的;法国中学生不分将来学的是文科还是理科,在进入大学之前都要面对这张“哲学高考卷”。法国的中学会考制度是1808年建立的,至今已有206年的历史,它曾经影响了多少代“法国青少年”?从中走出了很多世界著名的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我这里列举2014年的法国“高考作文题”(其实就是哲学考试),看是否能引起中国的“高考作文题”深思:

 

文科:

第一题:艺术品是否提升我们的洞察力?

第二题:追求幸福快乐,是否什么都可以做?

第三题:解读卡尔·波普尔《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一书中的一段论述 ;


 

经济社会科:

第一题:是否拥有了选择就是自由?

第二题:为什么人们追寻自我认知?

第三题:解读汉娜·阿伦特《人的境况》一书中的一段论述;


 

理科:

第一题:我们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幸福吗?

第二题:艺术家是否其作品的主人?

第三题:解读勒内·笛卡尔《思维指南录》中的一段论述。

 

再补充几个历年的法国中学会考题:

1.期盼得到不可能的事情是否荒谬?(2009);

2.是否所有信仰都与理性相悖?(2012);

3.平等是否影响自由?(2011);

4.为了未来,是否应该忘记过去?(2010);

5.人们是否可以不受磨难而满足欲望?(2008)

 

法国中学会考

顺便说一句,法国中学文学类的学生每周要上7个小时的哲学课,而经济科和科学类的学生也分别要上每周4个和3个小时的哲学课。法国人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气力学习哲学呢?根据法国教育部颁发的大纲,哲学课目的是要“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并建立理性分析坐标以领悟时代的意义”。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要让学生发现自我价值,学会对周围司空见惯的现象说“不”,在未来的实际工作中养成创造性的思考方式。

 

为了对照,我选取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高考作文题:1952年:记一件新人新事;

1955年:我准备怎样做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

1956年: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


80年代以后开始有话题作文,例如1981年的话题是“仔细阅读《毁树容易种树难》,写一篇读后感,要求观点正确、中心思想明确,紧扣原文发表感想”;90年代开始出现漫画寓言等更多形式的话题作文,虽然鼓励学生想象,但仍有很多附加条件,比如不能写成独白、不要使用概述或转述,或者要求议论时要有比较,等等。2000年以来,命题呈现多样化,包含了以上各个年代的形式,但仍有潜在的标准答案。这里的潜在,就是不得违反潜在的“思想正确”或潜在的“道德风俗”。以上种种,都在无形中压制着学生的自由想象力。

 

显然,从中国的高考制度中和法国中学会考制度中,会培养出不一样的人,两者的人文教育结构完全不同。换句话说,在教育的出发点上就不一样。如果两个国家的学生交换,会有一段不适应期。

 

重思中国当代启蒙

 

没有了“我”,人会丧失才华,甚至变得平庸与愚昧。巴金在《十年一梦》中说到他小时候读林琴南翻译的英国小说《十字军英雄记》里的一句话:“奴在身者,其人可怜;奴在心者,其人可鄙。” 奴在身者,尚且知道自己为奴;奴在心者,却是不自知的,因此是一种可恶的平庸。这种平庸,正是启蒙者要加以反抗的。19世纪末法国学者勒庞写了一本著名的书,对研究人们的从众心理很有帮助,书名叫《乌合之众》。说“平庸的大多数”,有人似乎要说这是歧视群众,但我们不要这样扣帽子,要关注作者分析的是不是事实。

 

悲剧出自哪里呢?就出在人本来应该用自己的灵魂说话,而不要用观念说话。观念有正确与错误,属于判断力问题,但这与让灵魂说话无关。灵魂在内心深处默默地与自己说话,就像内心独白一样只有真话,没有必要说假话。所谓说真话,并不等同于说正确的话。要把真话与正确的话区别开来。只要是真情真话,即使是在描述一个乌托邦,也是能感动人的。如果一个人丧失了让自己的灵魂说真话的能力,就等于失去了人的第一天性。由于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其精神个性的天然表现,会显得生机勃勃,有一股天然的冲劲,特别感染人。

这就是卢梭写作的奥秘。我们绝不能从观念出发判断卢梭,他在写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说:“如果您希望我们能相互理解,我的好朋友,那就要对我的遣词造句更加用心。相信我,我的词语很少是那通常上的意义;与您交谈的,一直是我的心,有一天您也许会明白,它不像别人那样说话。”来自灵魂的天然的冲劲,是以感动人的方式说服人的,而不仅在于“讲道理”。道理有对错,但自我的心不会自我欺骗。一个人不要掩饰自己心智的天性,不要去刻意模仿别人,更不能让别人为自己的天性做主。我沉醉于自己的天性之中,身不由己。这样的不由自主,具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任何来自外部的思想都无法战胜我的自由意志。天性绝不能被任何观念框住,即使数学那样的精确性,也要在人的天性面前打败仗;天性是活生生的、是充沛的生命与直觉;在天性中,人放任自己无拘无束的感情自由。捍卫天性,就是捍卫心灵;天性是无法用语言把握的,而观念或者概念,却往往是意思已经被完成了的东西。守住自己的天性本身,这就是道德的。卢梭认为,一个人不能丧失自己的独一无二性,要走自己的路、过适合自己的生活。他尤其批评上述的“奴在心者”,后者的表现是,“他们不再是为了生活而生活,而是为了让别人以为他们在生活而生活。”换句话说,是为了别人活着,似乎他们活着是为了让别人来观赏或羡慕的。

 

在谈到启蒙的真谛时,康德说启蒙就在于成熟的心智不需要别人来引导,要勇于使用自己的理解力。康德是熟读卢梭著作的,他比卢梭小12岁,因此有理由猜测当康德说卢梭是“道德领域里的牛顿”时,是指人在彻底返回心灵生活状态下的自我满足——自由支配自己的想象、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我是我自己的主人、心灵在最自然的状态下极度放松、陷入不由自主的遐想、迎来排山倒海般的喜悦——这全部过程都是独处状态下的独享。

 

与狄德罗不同,“卢梭拥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朝向孤独的冲动。”狄德罗在社交中思考,而卢梭在孤独中才会思考得最好。这些情形同时也是浪漫的真谛,即在不依赖任何他人的情况下而沉浸于快乐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一切感情都是纯粹的、非功利的,是纯粹的感动与纯粹的悲伤,而且在这种悲伤中也带有纯粹的美感;这个过程之所以是美的,就在于这些不由自主的独白以突然降临的方式充盈着自我的心灵世界,这里全都是亲自出场的独享。卢梭,这个道德世界里的牛顿,他的心灵是主动的、自发的(自发的心灵冲动)。这种主动性为心灵提供了新的精神维度,即在意志自由过程中自主地创造出未曾有过的新感受。卢梭在心灵中发现了人类新的天性(要把灵魂与心理加以区别,对身外之物的享乐感受属于心理领域;对自由的领悟属于灵魂)、一种超越自然感情的天性,因此康德才称他是“道德世界里的牛顿”。他的道德感,不再依赖于自然的同情感和世俗的幸福感。卢梭在人的动物本能(享乐本能,例如食物、性、居所、竞争、强权等等)之上发现了心灵的本能,这个心灵本能的另一个名字叫“自由”。我用自己一生的时间成为我自己,我既不“奴在身者”(不被动物性的享乐诱惑所累,即使我完全拥有这种享乐的能力),也不“奴在心者”(不受制于来自别人的观念,这并不妨碍我有理解他人想法的能力),这就极大地拓展了笛卡尔著名的“我思故我在”的精神空间。在卢梭创立的心灵维度中,他的心灵感受同时就是判断,反之亦然。从此,道德的核心不再是幸福问题,而是自由问题——不再是感官的满足,而是超感官的心灵之满足。

 

在卢梭所建立的心灵新维度中,我特别注意到他多次强调这个新维度是以突然降临的方式在瞬间登场的,例如:“我要在想象中创造出一个黄金时代,一想到人类真正的喜悦,一想到那些人们现在还遥不可及的令人欣喜的、纯粹的乐趣,我就会感动得落泪。然而我承认,身处此间,我却还是觉得时不时地有阵阵悲伤突然袭上心头。”这段中的“一想到”和“时不时”,都是以“突然袭上心头”的方式到来的。还有,“我不加阻拦,(甚至)毫无顾忌地把自己交付给那瞬息的感想......我生平所做的恶都是反思的结果;而由于冲动,我才能做出那么一点儿好事。”沉思才是魔鬼,而冲动却是符合道德的。一切冲动,都是瞬间的事儿,这里有很深奥的时间哲学问题。

 

要相信人的自主性,在精神生活中,来自制度方面的束缚越少,个人的积极性就越高、不同的个人兴趣就越是能获得充分展示、社会就越和谐一致。

 

要区分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我同意早期法国启蒙思想家蒙田的观点:私人生活高于公共生活!只要不违反法律,要给私人生活最大的自由空间。

 

要区别法律允许的与道德提倡的。只要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事情,人如何去做,只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法律没有权利去干涉。因为究竟如何举止才是道德的,永远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此,要特别谨慎看待“没有违法却是‘不道德’”的事情——要宽容这样的人与事情,给它们以活动的空间,最大限度地避免在精神与道德领域齐步走。

 

当代中国的精神启蒙事业,实现的是国人的精神解放,我坚决相信,这是时下中国最为紧迫的事业。


 

《探索与争鸣》人间体

联络员小探
 

xiaotanxiaosuo

 

微信群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