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蔷薇园,“狼儿子”续集——归宿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蔷薇园,“狼儿子”续集——归宿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蔷薇园,“狼儿子”续集——归宿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蔷薇园,“狼儿子”续集——归宿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19-07-06 23:10:50    热度:618

狼儿子卖药看病,没想到原料断供。包产到户让农民有了钱,购买农机使农村牲畜数量减。骟匠因此生意寡淡,断了狼儿子的供应链!

 

↑ 点击关注我们


 

蔷薇园 ‖李向荣《“狼儿子”续集——归宿》
 

归宿(微小说)

李向荣

狼儿子卖药看病,没想到原料断供。

包产到户让农民有了钱,购买农机使农村牲畜数量减。骟匠因此生意寡淡,断了狼儿子的供应链!

困难难不住狼儿子。向同行请教药方大全,抓些枸杞子、红枣、肉苁蓉,淫羊藿等热药,碾槽粉药面,掺假使手段。找大夫弄点西药兑合其中,果然有点效果。

每个班都有农场劳动的任务。梁子给学生们带工,他是个老实人,边干活边听学生们津津有味的谝闲。一位脸上长满青春痘,名叫柳鹏的学生用暖昧的语气自做多情宿舍管理员花姐时,梁子突然竖直了耳朵睁大了眼睛,并主动向柳鹏多问了几句。梁子明白,花姐跟了“四眼子”来农校了。第二天,梁子远远偷窥,果真是自己一个炕上的哪个女人。梁子如今也有了老婆孩子,他采取“闲心不操,闲事甭管”的办法。麻狼湾的事,永远烂肚里!

别人把脉在手腕,狼儿子号脉却在太阳穴。他左手捻着胡子!右手两指弹触太阳穴。狼儿子眼睛微闭装神弄佛神神叨叨:“凉病要用热药治,雪通脉畅放心吃!”

“一天要喝八瓶水,热水开水热开水。”

狼儿子租的房里有一铺通炕,上面铺了细银沙,四季都用扯炉子烧着。病人吃药上暖炕,浑身水湿虚汗淌。

狼儿子摇头晃脑仙风道貌念念有词:“一天要喝八瓶水,热水开水热开水。”

学校制度尽管很严,但每到周六晚上,个别学生在外面和师专、师范的老乡聚餐喝酒。回来晚了,就喊花姐开楼道门。花姐总是披上衣服,悄悄开门放行。她把这些来自农村,和她一样乡音的男生当成小弟弟。

柳鹏哪一次佯装喝多,靠在花姐肉绵绵的身上,手还不老实。花姐过来人,心里明似镜。再说老小伙子浑身荷尔蒙膨胀,花姐心想,碎弟弟们也可怜,要是没考上学在农村都抱娃了!花姐一边扶着送宿舍,一边小声哼花儿:“牡丹开了呀山绿了,锦鸡娃冠冠红了。好吃好喝成龙了,胡想着把姐成啥人了”……

深夜在教室对高等数学废寝忘食的学生龙垚,回宿舍在楼道看见这一幕……

闲话就这样在学生中风传的有鼻子有眼。

狼儿子守在南河滩,总是不见花姐的面。倒是多次发现黑蛋让大学生领上,在市场上胡逛。秤点漠合烟,买张明信片,甚至站在桥头上,黑蛋和大学生一块看南河滩桥下远处动物们连欢……

狼儿子这个气呀,狗日的坏学生,这不把黑蛋领坏了?不行,闲了到农校找花姐给说说。

梁子虽是学校临时工,但忠于职守。对农场的地如自留地一样务弄,地里的物产当自家的东西看管。柳鹏在农场地里偷萝卜,梁子发现了。本来柳鹏对花姐的意淫梁子就心酸义愤,便追到宿舍,人脏俱获。两人犟上了,梁子气的动了手,柳鹏理虚挨了揍。花姐循声而来:“”梁子,你狗怂咋打学生娃?你忘了乃时候的你?农村来的学生娃娃,拔个萝卜犯法了!”梁子立马蔫了,一声不吭溜了。

花姐看宿舍时常不回家住,张教授晚上写罢有关兽医学的论文,溜进花姐小宿舍,急不可耐上了锁。

夜半三更,保卫科马科长查宿。

马科长是老山前线下来转业的,和张教授两人都是副校长的竟争者。学生中花姐的传言满校风雨,马科长就想“围点打援一箭双雕”。

马科长一行听花姐屋里声响不对,仿佛猫叫。打开门,花姐床上有个人,一揭被子愣了神。马科长黑脸透红,“张教授给嫂子做伴来了。对不起,对不起。继续,继续。”

好事情没做成,张教授受了惊!

全区大中专学生文艺会演。农校在这上面不是强项,便想“拿土特产品,四两拔千金。”学生们常在楼道听花姐唱花儿,在农场劳动梁子也喊几句,便给学校推荐了她俩。

花姐和梁子合着唱了个六盘山原生态花儿“绿韭菜,”反响不错。学校还请语文老师写词,音乐老师作曲:给花姐专门量身定作了一首六盘山民歌:《请喝碗山里的黄米酒》

云朵儿拦在小路口

山花花牵衣不让走

远方的客人你歇歇脚

请喝碗山里的黄米酒

莫嫌酒味淡

浓情在心头

莫嫌多情留远客

日子舒心人不愁

客人呀客人呀你等一等

捎去深情你再走

莫嫌小路弯

缠绵连九州

莫嫌酒后歌声高

心中喜悦跳出喉

客人呀客人呀你等一等

捎去欢乐你再走

云朵儿拦在小路口

山花花牵衣不让走

远方的客人你歇歇脚

再喝碗山里的黄米酒”


在银川剧院汇演。花姐嗓音天然,历经磨难,唱的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又天生丽质,获得如雷掌声,博得评委好评。加上六盘山原创歌曲加分,文艺汇演拿了奖,花姐为校争了光。

梁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竟然把和花姐在银川同台表演、眉目传情的舞台照片拿回家。惹的老婆坐地反弹醋兴大发,还抠了梁子的脸。梁子憋了一肚子气!不由得将麻狼湾想起……

狼儿子心里一直盼花姐来南河滩买菜。他哪里知道,花姐一家都在学校上灶,白面馍馍大米饭,一日三餐肉和蛋。

没梦想花姐竟到他的药摊上买药。

张教授那次在宿舍攻城拔寨,关键时刻受了惊,花姐偷偷来咨询。狼儿子不知道哪些细节,认为“四眼子”也打不了持久战。

花姐捂口罩,蛤蟆镜,还是固原普通话。这样的伪装遮人耳目可以,但逃不过狼儿子的一双狼眼睛。相反狼儿子的长胡子,黑眼镜,大草帽,一口东南西北掺水的江湖话,让花姐愣是没有认出来。

张教授当了副校长,加上花姐在文艺会演中为校争了光,不再适合当宿管,花姐转到学校图书馆。

男人当了官,女人把光沾,白天工作心闲有钟点,晚上再也不用值夜班。花姐心里乐开花,晚上舞场咚嚓嚓。

秋天里连阴雨,狼儿子没生意。到农校找花姐,说说黑蛋的事。狼儿子走进学校图书馆,隔着玻璃门窗,看见花姐戴着一幅秀气的眼镜,坐在哪里打毛衣。里面安静亮堂,到处是书,到处是看书的学生。狼儿子心里发酸,形秽自惭,自己虽然看病挣了钱,可哪是狗肉不上案板,和如今的花姐已不在一个频道。狼儿子自知之明,向后转默不出声。

梁子照片抠了脸,花姐升到图书馆。梁子压力山大,心情复杂。正好学校精减临时工,梁子被辞退了。梁子的儿子都很争气,宁夏农学院毕业后,又公派到以色列学习智慧农业……

梁子没啥牵挂,觉得自己根在农村,命在地里!就领上老婆回麻狼湾。在农校农场学了许多科学种田、养牛的本事,梁子准备在麻狼湾大干一场……

狼儿子又到医院,找钱大夫弄些西药。巧遇花姐在医院楼道哭泣,原来黑蛋小腿骨折住院,张校长去新疆搞科研一时联系不上。黑蛋看病需要钱,急的花姐团团转。

狼儿子义不容辞为黑蛋输了雪,慷慨解囊交了手术费,还给花姐一千元黑蛋的营养费。狼儿子是黑蛋的种爹,花姐心知肚明。

花姐和张教援结婚虽迟,但两人不负邵华,不辱使命,生下四朵金花。也是遗传基因好,桃荷菊梅四花都上了北京、上海、深圳、银川四所大学,并在四个城市就了业。花姐和张校长憧憬着退休后,一年四季,做个候鸟,哪里舒适飞哪里,生活幸福甜如蜜……

常在河滩走,哪有不湿鞋?狼儿子把一高雪压患者的冷病当成热病治,治聋去了治哑了――死在了炕上。非法行医,咎由自取。狼儿子判了十六年,黑城子劳改进了监。

经常市场卖药,多少有点基础。狼儿子在监獄里又跟个老中医学习推拿,得到了獄友和管教的好评。

张校长桃李遍布六盘山下。其中有个得意门生谢君,因改良六盘山黄牛造福百姓成果显著,谢君当上了西吉县科技副县长。张校长走了个后门,给黑蛋谋了个兽医员,还给黑蛋暗授几帖祖传秘方。黑蛋乐此不疲,干出不错成绩。还自学考试得了文凭,即将转成正式职工。

黑蛋对花姐非常孝顺,言听计从。花姐人老心善,觉得监狱里的狼儿子孽障(可怜)。雪浓于水,在花姐苦口耐心的劝说下,黑蛋的思想慢慢发生了转变,终于认可了自己是狼儿子的儿子。

“郎占山”,管教喊。

“到!”郎占山答。

“儿子看你了。”管教说。

“是!”郎占山答。

郎占山来到探监室,

“黑蛋,来了?”

……

——郎占山是狼儿子的大名。

每个季度,黑蛋来黑城监狱探监。

蔷薇园 ‖李向荣《“狼儿子”》

微信群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