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贺兰山记忆(组诗)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贺兰山记忆(组诗)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贺兰山记忆(组诗)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贺兰山记忆(组诗)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19-07-23 03:03:23    热度:668

作者:李耀斌,写意贺兰山,有意无意间,大师遗落一滴墨,就有了塞北天空下

 

作者:李耀斌

 

写意贺兰山

有意无意间

大师遗落一滴墨

就有了塞北天空下

一笔写意,一笔飞白

像云的影子

像梦的痕迹

那又分明是一堵厚重的隶书

不远,就在银川的不远处

醮着历史的风雨摁下去

摁在宁夏平原上的几个字

墨色更浓

近些,再近些

那不是云,也不是梦

那是棱角分明的贺兰

云在天上,梦在心里

脚底下是银川

是实实在在的宁夏平原

再不想多说了

心烦的时候来这里

不说也是全说了

一座山和一座城

靠得这么近

人间和世外还能有多远

贺兰石

挣扎还在那里留着

阵痛还在那里留着

撕杀还在那里留着

无关凡尘

无关风雨

最初的姿势

凌厉的姿势

缘于热雪

缘于品性

缘于内在的细密和纯情

十三亿年了

美丽的女子

晶莹多情的一滴泪

珍藏在一颗石头里

是你自己挣岀来的

还是谁把你一直揉,一直抬

抬到了人间

像谁留在世上的一句

凌厉的谶语

八号泉遗址素描

那座高大的房子被钢梁撑着

仍然屹立

但屋顶上的瓦片被阳光烤,被风搡着

搡到了地上

像一块一块风干的肌肉

墙上的两行红字被钻进来的阳光照亮

风也跟着阳光进来了

满屋子扑找着一些密码

一些大石头

仍然保留着战马奔跑的姿势

满坡的碎石头仍然探着警惕的头颅

犀利的目光指着北方

八号泉的水依旧淙淙流淌

在空旷的山间流淌

曾经养育了一支部队的八号泉

尝一口,仍然留着一点微咸

像是眼泪的那种咸

一棵树倒下去了

恰被另一棵树扶住

有人说这是一个男的扶着他的新娘

有人说这是一个母亲扶着她的孩子

但我知道在八号泉

那一定是一个还没跌倒的战士

扶着另一个快要跌倒的战士

部队撤下来了

一部分战士去了更需要的地方

一部分永久地留在了八号泉烈士陵园里

他们变成了贺兰雄鹰

他们一直在贺兰山顶上飞翔

石炭井的炭

在石炭井一矿旧址

有一个大坑

那是石炭井的炭曾经睡过觉的地方

它一骨碌翻身去了远方

身后便是它睡过觉的大坑

石炭井的炭

是钢炭

钢炭的炭或者钢炭的钢

那是钢的雪,钢的骨,钢的胆

是钢的骨雪里面的一股钙

在钢下面点燃一次

钢的筋骨里便多一层硬度

石炭井的炭静静地睡着在石炭井

远处的钢咳嗽一声

睡着的石炭井的炭便知道谁在呼唤

石炭井的炭一个翻身

走过流水线搭上绿皮火车

就去了宝钢去了首钢

去了更远的地方去加一把火

或者乘坐解放牌汽车

来到寻常百姓的炕头

添一分过冬的热

石炭井的炭走了远方

在它睡过的地方

它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又像是石炭井的炭

一直张着的一张口

一直不停地说

我不知道这张口它在说着委屈

还是说着曾经荣光

矿工的造型

在石炭井

矿工曾经是英雄是偶像

也曾经被人叫做煤黑子

但在今天的石炭井

英雄和偶像没有了

煤黑子也不见了

能看到的也许只是一顶落满灰尘的破头盔

一盏没法再被点亮的矿灯

两节长短不一不再平行的铁轨

一套老旧的设备

一台哮喘的机器

或者两扇生锈的铁门


 

或者一口塌陷的井

或者

是一声叹息

是一个被时代的风覆盖起来的梦

在今天

在石炭井矿区遗址

矿工的造型更像一个化石

它镶在石炭井的土地上

镶在石炭井的历史里

它镶着一块黑色的黄金

纵横交错的纹路斑斑驳驳

结痂着石炭井

一段黑黝黝的工业文明

石嘴山的小树

抓一把沙子再抓一把沙子

盖住石头

抓一黄土再抓一把黄土

盖住沙子

黑色的石嘴山慢慢有了雪的颜色

远古的传说在雪色里复活

抓住一滴水

摁进去

再抓一滴

再摁进去

在工业的废墟上种植小树

死亡的峡谷里

枯燥的神话悄然受孕

这是一次疼痛的蜕变

这是一次艰难的孕育

阵痛中的石嘴山像个满脸含羞的母亲

又像个满怀天真的孩子

天真的真是天然的那种真

没一点虚假的成分

天然的真能让死心的胚胎

死心塌地地醒来

荒凉渐被梦想覆盖

在昔日寸草不生处的地方

石嘴山的小树苗

像个害羞的母亲领着天真的孩子

把它心中的那点绿掌在手上

让母亲看

让蓝天看

让世界看

作者:李耀斌

编辑:冯小梅

审核曹强

微信群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