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二月中旬已进瓜:古人为何把黄瓜当作珍馐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二月中旬已进瓜:古人为何把黄瓜当作珍馐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二月中旬已进瓜:古人为何把黄瓜当作珍馐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二月中旬已进瓜:古人为何把黄瓜当作珍馐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19-08-02 14:47:29    热度:904

瓜类乃是避暑必备之物,把瓜放在水中浸泡变凉,待吃时捞出,“沉瓜浮李”,是夏日最令人向往的美味。元人欧阳原功的《渔家傲》词写北京六月间的情形:“六月都城偏昼永,轱辘声动浮瓜井。”说的是把西瓜放在井里,待吃的时候捞出来,清脆甘甜。

 

二月中旬已进瓜:古人为何把黄瓜当作珍馐

王宏超 |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文章原标题为《二月中旬已进瓜:黄瓜及反季果蔬》


 

瓜类乃是避暑必备之物,把瓜放在水中浸泡变凉,待吃时捞出,“沉瓜浮李”,是夏日最令人向往的美味。元人欧阳原功的《渔家傲》词写北京六月间的情形:“六月都城偏昼永,轱辘声动浮瓜井。”说的是把西瓜放在井里,待吃的时候捞出来,清脆甘甜。古人还能用冰块来冰镇瓜果,唐寅在《江南四季歌》中写道:“金刀剖开水晶瓜,冰山影里人如玉。”这大概就是一种冰镇西瓜,读来就会令人感觉清爽无比。古代关于吃西瓜的记载很多,还有一种瓜颇受古人喜爱,那就是黄瓜。


 

明吴鼎《瓜果图》


 

黄瓜是一种美味,既可做蔬菜,又能做水果,清爽可口,老少咸宜。元代刘鹗的《食黄瓜》写道:“燕山五月新尝瓜,浅黄深碧风韵佳。食之飕飕清齿牙,时来微物亦荐达,使我抚髀长咨嗟。”(刘鹗《惟实集》)明清之际的诗人吴伟业所作的《咏王瓜》也写道:“同摘谁能待,离离早满车,弱藤牵碧蒂,曲项恋黄花。客醉尝应爽,儿凉枕易斜。齐民编月令,瓜瓞重王家。”“食之飕飕清齿牙”、“客醉尝应爽”等文字,实在是把黄瓜清脆爽口的特点描述得淋漓尽致。

 

黄瓜性寒,“食之清热解渴”(明陈继儒《致富奇书》卷一),故有消暑的功效,在夏天人们尤其喜食黄瓜。但从中医养生的角度而言黄瓜不可多食,“多食,损阴雪,发疟病,生疮疥,积瘀热,发疰气,令人虚热上逆。”(元贾铭《饮食须知》卷三)

 

黄瓜与王瓜


 

黄瓜又名胡瓜、王瓜,是西汉从西域传入中原的。中国自古也有一种王瓜,常入中药,又名栝楼、土瓜。因为两者同名,所以经常有人把它们搞混淆。《礼记·月令》中提到孟夏之月“王瓜生,苦菜秀”。这是作为药材的王瓜,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提到王瓜也被称为土瓜:“土瓜,其根作土气,其实似瓜也。或云根味如瓜,故名土瓜。王字不知何义。瓜似雹子,熟则色赤,鸦喜食之,故俗名赤雹、老鸦瓜。”《本草纲目》说“王”字不知什么来历,五代的邱光庭在《兼明书·礼记·王瓜》中说:“王瓜即栝楼也。栝楼与王瓜形状藤叶正相类,但栝楼大而土瓜小耳。以其大于土瓜,故以王字别之,《尔雅》诸言王者,皆此类也。”解释了“王”字涵义。

 

黄瓜是外来作物,最早从西域传入中原。据说是西汉张骞使西域时带回的,故最初称之为胡瓜。关于胡瓜改名黄瓜的原因,有人说是后赵石勒所改,有人说是隋炀帝所改。《贞观政要》中记载了唐太宗的一段话:“隋炀帝性好猜防,专信邪道,大忌胡人,乃至谓胡床为交床,胡瓜为黄瓜,筑长城以避胡。”大概是因为听到“胡”字太过刺耳,就把这个字都改掉,就像近代流行的“洋”货,如今也大多改名一样。

 

元明以后,北方流行用王瓜称呼黄瓜,这在元明时期的文献中随处可见。王瓜的称呼在北方普遍流行,且流传很久,至少在民国时期还在使用。但这次改名的原因却无从考证。


 

栝楼(细井徇《诗经名物图解》)
 


 

二月吃瓜


 

黄瓜一般在春夏之交开始上市,陆游的《新蔬》中就说:“黄瓜翠苣最相宜,上市登盘四月时。”一直到秋天还能吃到黄瓜,陆游另一首诗《秋怀》就写道:“园丁傍架摘黄瓜,村女沿篱采碧花。城市尚余三伏热,秋光先到野人家。”看来陆游十分喜欢吃黄瓜。诗中提到园丁在摘黄瓜,大概他们是专门种植蔬菜来卖的,苏轼的词中就有“牛衣古柳卖黄瓜”的句子。

 

对于南方人来说,二月吃黄瓜是平常的事,明代陈继儒《致富奇书》就提到,“闽人二月食之,至夏枯矣。”(明陈继儒《致富奇书》卷一)但也有不少文字记载,在北方初春时节就能吃到黄瓜。唐代诗人王建在《宫词》写皇家风物:“酒幔高楼一百家,宫前杨柳寺前花。内园分得温汤水,二月中旬已进瓜。”据说这里的“瓜”就是指黄瓜,二月中旬,北方天气尚冷,这时就能吃到黄瓜了。乾隆有一首关于黄瓜的诗曰:“菜盘佳品最燕京,二月尝新岂定评。压架缀篱偏有致,田家风景绘真情。”其中也说在二月尝新吃黄瓜。

 

反季黄瓜十分稀少,价格不菲,嘉庆间《京都竹枝词》有一首如此写道:“黄瓜初见比人参,小小如簪值数金。微物不能增寿命,万钱一食是何心。”早春黄瓜的个头虽小,但吃一次要费“万钱”。《光绪顺天府志》中也记载:“胡瓜即黄瓜,今京师正二月有小黄瓜,细长如指,价昂如米。”其实是远超米价的。


 

王瓜(细井徇《诗经名物图解》)


 

吃瓜轶事


 

邓云乡的《早春嘉蔬》一文中提及一个传说,明代一位皇帝在大年初一突然想起要吃黄瓜,御膳房派一位太监去买,到街上看到一个人手里正拿着两根黄瓜,太监如获至宝,上前问价格,那人说,一根五十两银子,两根一百两银子。太监大怒,嫌价格太离谱。那人随即就把一根黄瓜吃掉了。太监着急,害怕无法交差,赶紧说:剩下的一根五十两银子我买了。那人却说,现在这根卖一百两银子。太监无奈,只能花一百两买下。(邓云乡《云乡话食》,中华书局,2015年,第2页)

 

虽是传说,但说明了反季黄瓜的珍贵,这种反季黄瓜,一般是皇帝贵族才能享用,能买得起的大户人家也是专门用来宴请贵宾来尝鲜的,“凡宴贵宾,用以示珍也”(《光绪顺天府志》),也有一些豪贵之人以吃黄瓜为炫耀的谈资:“贵人亦以先尝为豪,不待立夏。”(谢墉《食味新咏》)

 

黄濬的《花随人圣庵摭忆》中曾记载了一条十分有趣的故事:“食黄瓜朋友反目”。有一位名为潘耀如的人,请新结交的朋友吃饭,按照惯例请朋友点菜,这位朋友也照惯例,想点一些不太贵重的菜。一般来说蔬菜最便宜,他见菜单中有黄瓜,就点了此道菜。尝后觉得黄瓜味道鲜美,就又点了一道,谁知吃得停不下来,后来又点了一份黄瓜。时值初春,一道黄瓜菜品价值五六两银子,潘耀如以为这个朋友预先知道黄瓜的价格,故意这样点菜给他难堪,于是席后给这位朋友写信绝交。这真的可以算得上吃黄瓜史上的一件奇事了。

 

元钱选《蔬果图》


 

温室种植


 

那么反季吃黄瓜是如何做到的呢?古人运用的就是温室种植的方法。上述王建《宫词》中有“内园分得温汤水,二月中旬已进瓜”的诗句,似乎就是利用“温汤水”来进行反季蔬菜的温室种植的。北方,尤其是北京,流行使用“花洞子”来种植蔬果和花木,此类蔬果成为“洞子货”。据说温室种植法源自汉代,清代查慎行的《人海记》中说:“汉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尽夜蕴火,待温春乃生,事见《汉书·召信臣传》,今都下早蔬即其法。明朝内竖,不惜厚值以供御庖。”

 

明代的温室技术应用广泛,在寒冷的冬季,“穴地熅火而种植”(明杨士聪《玉堂荟记》),使得冬天也能四时蔬果俱备。黄瓜本是要在温暖的春夏开花结果,“种阳地,暖则易生”(《广群芳谱》),但明清时期,尤其在北京地区,有人可以利用温室技术来种植。明代王世懋的《学圃馀蔬》说:“王瓜,出燕京者最佳,种之火室中,逼生花叶,二月初即结小实,中官取以上供。唐人诗云:二月中旬已进瓜,不足为奇矣。”“火室”即是温室。《光绪顺天府志》也提到,京师二月的黄瓜“其实火迫而生耳”。二月初,北方还是比较寒冷,就能结出瓜果,可见当时温室技术已经很高了。这一方法延续了很久,老舍在建国后写作的《正红旗下》中还说:“到十冬腊月,她要买两条丰台暖洞子生产的碧绿的、尖上还带着一点黄花的王瓜。”

 

这种反季节种植,虽能为人的口腹之欲提供一些新鲜感,但很多人是反对的,因为这种方法违背了自然的规律,用人为的手段干涉植物自身的生长方式,所得到的“皆不时之物,有伤于人”。中国人十分注重与自然更替的节奏保持一致,从饮食、运动、养生、娱乐等诸多方面的要求都能看出这一特点,至今中国人还特别重视“当季”蔬果,也是这一传统的延续。

 

元忽思慧《饮膳正要》的黄瓜
 


 

晚清时期,日本汉学家服部宇之吉主持编纂的《北京志》中,曾提到:“北京蔬菜栽培远比其他农事发达,冬季能有黄瓜、豌豆、茄子等新鲜蔬菜上市,此系一部分农家所种,但大多为园艺家所栽培。”(张宗平、吕永和译:《清末北京志资料》,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4年,第376页)看来北京的反季蔬菜种植技术是一直比较发达的,且成了规模性的种植。

 

《北京志》还提到了具体的栽培方法,能让我们对于当时的技术一睹其详:“利用温室进行栽培法。温室结构很低,是用砖造成平房,或以泥土建成。大抵东西长,北、东、西三面砌墙,不留窗户,唯南面使用纸窗,采光取暖,或在温室内生火。室内地面纯系土地,无特殊设备,有直接在土地上栽种蔬菜的,但多为盆栽。利用火力的则将地面挖深一尺五寸,其中一部分与中国民宅一般使用的炕略同,以砖垒床,上部整平,床内生火,多用煤球为燃料。这种煤球儿比一般厨房用的稍粗大,大抵自家搓制。火热传至砖床,逐渐使室内变暖。”(第376页)这是利用盆栽技术栽种蔬菜的方法,下面还提到了叶菜类的催熟法。《北京志》编纂的内容截止到1905年6月底,可见在晚清时期,这种反季种植蔬菜的方法十分成熟,且应用广泛。

 

还有一种方法,是利用窖藏的方法,也能在冬天吃到黄瓜。这也是北方在冬天普遍使用的方法,用来保存食物、蔬菜和水果。郑逸梅在《花果小品》中就提到,北京人常在夏秋季购置黄瓜,“窨藏土穴中,至岁尾年头,为馈贻亲友之佳礼。”物以稀为贵,冬季的黄瓜完全不亚于山珍海味给人们带来的享受。


 

《探索与争鸣》人间体

微信群发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