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发布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群 >交友 >
微信群聊天也请懂得善待他人!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信群聊天也请懂得善待他人!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信群聊天也请懂得善待他人!_最全微信文章素材库!

微群网微信群发布网分享

详情介绍

微信群聊天也请懂得善待他人!

发布人:群推广 / 发布时间:2020-05-30 08:07:38    热度:3462

俗语说: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善意的语言能人心生温暖,再小的恶意能对人造成伤害。我们生活在这个大世界里,人人渴望被善待,但时常忘记善待他人,懂得善待他人,最终也会有回报的。

俗语说: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善意的语言能人心生温暖,再小的恶意能对人造成伤害。

我们生活在这个大世界里,人人渴望被善待,但时常忘记善待他人,懂得善待他人,最终也会有回报的。
 

记得高中时期,有个同学的爸爸,是银行的保安。出于青春期特有的敏感和自卑吧,每次大家问她爸爸的职业,她都会说在银行上班。有时还会刻意强调,爸爸是柜台的职员,大家需要换零钞,都可以找她帮忙。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她隐瞒了真相。
 因为班上另一个同学,就住在银行附近,见过她爸爸很多次。但没有一个人拆穿。 印象最深的一回,是大家去吃麻辣烫,她的爸爸穿着保安服,迎面走来。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同学脸上的窘迫,那种羞愧难当是掩藏不住的,恨不得找条地缝塞进去似的。
 就在那瞬间,有个女孩突然笑着说:“我想去一趟超市,一起吧?” 不由分说地,就拉着她的胳膊,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就这样,大家心照不宣地,用一种默契的方式,保护了一个女孩子脆弱的自尊心,整整三年。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个时候,人与人真的很美好啊。


曾看过一条老人跳广场舞的微博,一群奶奶打扮得漂漂亮亮,接受记者的采访,那种活力和自信,轻易地感染了我。真希望我的爸妈,到那个年龄,也依旧有那样的心态呀。
 可是,翻开评论却大吃一惊,热评的前几条,竟然都是清一色的恶评:“这么老了还穿得花花绿绿”、“老了还不回去带孙子,真丢人现眼”、“跟妖精似的”……
 我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奶奶。

 如果是自己的奶奶,被陌生人这样攻击,又该有多么愤怒和难过。

现实的生活中也不在少数,但更多的是网上,微信里面,或者微博里面,因为在网上,言语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更加随心所欲,但是,当你发泄心中不满的时候,你也同理心,换位思考一下。只准自己,不准别人只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糟糕。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这样,是心里的阴暗面,是经常受到打击或者遭到命运的不公平对待,我想说的是,请让你的心里充满阳光,你才有温暖别人的力量,当你自己心里潮湿阴暗的时候,是绝对无法散发传递热量的光芒的。


 或许,有些人的心,真不是肉长的吧。 又或许,现实生活中真的太失败了,要把满腔怨毒发泄在一个陌生人身上。
人人渴望被善待,但又时常忘记善待他人。
曾在豆瓣看过网友吐槽一个作家:“超讨厌她!我只是在她微博下面,评论她长得丑,她就把我拉黑了,太尼玛玻璃心了. 
她因为自己被拉黑了愤怒不已,却未曾想过,去一个女孩子微博下面,评论人家长得丑,对当事人是多大的伤害?
  所以,人家应当怎么办,笑眯眯地回复,我长得丑,给大家添堵了吗?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一句话,会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除非你自己遭遇同样的暴力。
 那个作家我认识,因为接收了太多的负面评价,常年在吃抗压药。
 她告诉我,压根不敢看网友的留言,实在无法消解那些恶毒的字眼:“我只是个写文章的,为什么他们要诅咒我全家?”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但在网络上,这些都是可以无缘无故的。

 
 你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人,嘴巴可以如此恶毒。 恶语伤人六月寒,但一些不经意的善举,真的可以温暖一个人许久许久呀。
 台湾有一个身患癌症的男孩,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班上10余个男同学,在班主任的带头下,陪他剃了光头或板寸。
 人生实苦,但庆幸每一程大风大浪,都有人陪伴。
 我猜,那个不幸患病的男生,一定在那一刻,坚定了活下去的勇气。


 有人想轻生,上网咨询哪里是动脉,回复却是清一色的鼓励和卖萌。
 即便再绝望和灰心的死角,也会有光透进来,那些照进罅隙的光,就是支撑一个人冲破黑暗的动力。
 还曾看过一个帖子,网友在讲述那些温暖的瞬间。 
有女孩说,失恋的时候,随便拨通了一个电话,那头的男生说:“你别哭,我抱不到你。”
 有人说,见到过收废品的三轮车,蹭到了路上的宝马,宝马车主拿着小刀下来,生气地在三轮车上划了一道:“咱俩扯平。”
 还有人在离家万里的异国哭泣,一位黑人保安笨笨地用中文安慰他:“你是不是想家了,我的家也很远,不要哭。”
 我想,这些善意,一定会被珍藏很久很久,像黑暗中的光,像冰雪里的火。
 因为我自己,也曾无数次收到他人的善意。
 我曾在5岁那年走丢,夕阳底下,一个人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有一个老爷爷叫住了我:“小孩,别跑,看马路啊。”
 二十几年了,我始终记得那天的夕阳,和那个爷爷的背影,哪怕关于5岁的大部分记忆,都已经遗忘。


 也像我开头说的那位同学。
 几年前,我们又聚过一次。
 她终于走出青春期的自卑,大方地谈起爸爸的职业,她说爸爸不容易,这些年辛苦了。
 说到最后,她突然羞涩地笑了:“谢谢你们,一直没有拆穿我。”
 她一直知道,她一直记得。

微信群发布网